西瓜视频无法用qq登录西瓜视频未获得qq登录权限”

  随着《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征求公众意见,“互联网禁令”再次引起人们的关注和讨论。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屏蔽行为频繁发生,建议将“歧视性屏蔽行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解释为“恶意不兼容”,由《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规制。  

  

  有没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你通过微信把自己喜欢的颤音视频推给好朋友,对方却不能直接看?为什么淘宝购物车里的宝贝链接用QQ发给亲朋好友,对方却不能直接点击?  

  

    

  

    

  

  _互联网平台之间的竞争,比如封杀、封禁,已经深深影响了我们的生活。如何理解“互联网禁令”?它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近年来堵网禁网行为频频出现?如何从法律角度规范互联网封禁?_  

  

  #为什么Tik Tok链接不能打开?字节跳动:被腾讯封杀。  

  

  今年6月,字节跳动在其微信官方账号上发布了《2018-2021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将腾讯封禁这些应用的行为列在了Tik Tok等头条。  

  

    

  

  在这篇文章中,字节跳动说,在过去的三年里,字节跳动的许多应用程序,包括Tik Tok和西瓜视频,都被腾讯封锁和禁止;2.8亿Tik Tok和多闪用户被要求更换头像和昵称;每天有超过4900万人在微信和QQ上积极分享Tik Tok。  

  

  #无独有偶,淘宝链接多次被封禁。  

  

  近年来,腾讯不仅封禁了今日头条的产品,还封禁了淘宝、拼多多、JD.COM等第三方平台的链接。  

  

    

  

  #如何理解“互联网禁令”?它的本质是什么?  

  

  首先,什么是“互联网禁令”可以从以下几个角度来界定。  

  

   _从主体角度看:_  

  

  “互联网禁令”是互联网进入大数据时代以来,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平台以及互联网平台内部运营商之间的竞争行为。以腾讯和Tik Tok为例。双方是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关系,而Tik Tok是通过微信传播的。从这个角度看,Tik Tok是腾讯平台的运营商,双方是平台与平台运营商的关系。  

  

   _从内容上看:_  

  

  针对作为竞争对手的其他互联网平台实施的拒绝交易。这种拒绝行为主要表现为:禁止对外链接传播、禁止数据对接、不兼容等。用微信屏蔽Tik Tok链接是“互联网禁令”。  

  

   _“互联网封禁行为”的本质在于:_.互联网平台流量之争有学者认为,流量的利益分享和注意力的竞争实际上是问题。  

  

    

  

  #为什么近年来堵网禁网行为频频出现?  

  

  “互联网禁令”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互联网市场竞争激烈,已经从异质产品竞争转变为同质平台竞争。竞争的核心可能不是特定的传统市场,而是平台、数据、算法、时间等多要素、多维度的资源和市场的竞争。在这样的情况下,为了支持自己生态圈的某些产品,互联网平台开始禁止竞争产品。  

  

  _换句话说,互联网平台已经从传统的产品竞争转变为流量竞争。_  

  

  #如何从法律角度规范互联网禁令?  

  

  _“互联网禁令”可以通过应用《反不正当竞争法》进行监管。_  

  

  我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条规定:“本法所称不正当竞争行为,是指经营者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  

  

  同时,该法第十二条规定:_经营者通过互联网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不得“恶意抵触”。_  

  

  第十二条经营者通过互联网从事生产经营活动,应当遵守本法的规定。  

  

  经营者不得利用技术手段,通过影响用户选择或者其他方式,实施下列妨碍或者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3)与其他运营商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恶意不兼容;  

  

  (4)  

其他妨碍、破坏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者服务正常运行的行为。

  

可见,不正当竞争行为的构成要件包括两方面,一是行为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的规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二是行为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_而对“互联网封禁行为”的规制,也需要该行为达到“恶意不兼容”或者说满足了以上两个构成要件。_

  

  

# 规制对象: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歧视性封禁

  

对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互联网歧视性封禁行为”即满足了构成要件,应当解释为“恶意不兼容”,需要进行规制。

  

_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扰乱市场秩序_

  

正如上文所述,在国内互联网市场竞争空前激烈,市场竞争由产品竞争转为流量竞争的当前环境下,对“市场”的界定,应不再局限于同一类产品或服务,而应界定为流量市场。互联网平台以其自身优势地位,影响甚至控制流量分配,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应当认定为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

  

_“互联网歧视性封禁”:损害经营者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_

  

以腾讯封禁抖音、淘宝为例。抖音、淘宝等与微信之间既是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关系,同时也是平台内经营者和互联网平台之间的关系。

  

互联网平台缺乏合理理由对个别平台内经营者进行屏蔽,阻碍该平台内经营者向用户提供合法的网络产品或服务,

  

_是对不同平台内经营者进行不平等对待,其实质为歧视性的不公平待遇。这样的屏蔽行为也可以成为“互联网歧视性封禁”。_

  

此外,“互联网歧视性封禁”同时也妨碍了用户正常使用该平台内经营者的产品、服务,应当认定为损害经营者或者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行为。

  

  

# 《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 建议:应将“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歧视性封禁行为”解释为“恶意不兼容”,并明确相应的法律责任。

  

2021年8月19日,最高院发布《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该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

  

> 《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第二十四条:

  

> 经营者实施的不兼容行为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十二条第二款第三项规定的“恶意不兼容”:

  

> (一)针对其他特定经营者实施不兼容;

  

> (二)妨碍用户正常使用其他经营者合法提供的网络产品或服务;

  

> (三)其他经营者不能通过与第三方合作等方式,消除不兼容行为产生的影响;

  

> (四)缺乏合理理由。

  

《反不正当竞争法》和目前的《反不正当竞争法司法解释(征求意见稿)》对于“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互联网歧视性封禁行为”尚未进行规制,该行为已满足了不正当竞争行为的基本构成要件,在互联网竞争空前激烈,流量之争进入白热化阶段当下,

  

  

_建议在司法解释第二十四条增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歧视性封禁行为”条款,并在相关条款明确对应的法律责任。从而震慑互联网平台,避免竞争行为朝着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方向发展。_

  

* * *

  

原创丨本文系 团队头条号「图文原创」文章,首发于今日头条平台。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点赞是美德,添加关注@王贝贝律师对作者最大的鼓励。